日本毛片高清免费视频

微信訂閱號

當前位置: 首頁  >  文化 > 戲劇

扶不扶

來源:小品屋作者:時間:2015-09-24

??? 郝建:你說我這人吶,有個最大的缺點就是太好多管閑事,這不剛才在馬路上看見一輛汽車后備箱沒關,我騎車子在后面這頓追啊,尋思告訴人一聲,結果人家一個急剎車我鉆人后備箱里去了,這剛爬出來一位好心的民警過來拍了拍我的肩膀說,你全責。賠了人二百塊錢,你說我這是不是多管閑事,我發誓以后我要再多管閑事的話我就不叫郝建我就叫非常賤!

  老奶奶:哎哎哎,哎呀!

  郝建:啥也沒看著

  老奶奶:哎呀媽呀

  郝建:你贏了,大媽呀,您沒事吧

  老奶奶:七十九了,咣當一下拍地上了,你說呢

  郝建:那快看看摔壞了沒有啊,疼不疼啊。

  老奶奶:哎呀,我的胳膊肘啊!哎呀我的波棱蓋啊!哎呀我的腰間盤啊!哎呀都不疼啊。

  郝建:大媽都這會了就別用排除法了,那既然都不疼,那咱試試看還能不能走走了,試試啊,慢點啊,你這走是能走啊,但你這是按表走的啊

  老奶奶:哎呀,我的胯骨怎么突然疼了呢?

  郝建:那肯定的呀,剛才撞的時候挪的唄,這沒起火就不錯了。來,大媽,我給您扶起來啊!

  老奶奶:哎呀 小伙子。你這臉上青一塊紫一塊的,你摔的也夠嗆啊

  郝建:我沒事。

  老奶奶:你是個好孩子,還知道把大媽扶起來。

  郝建:我這是做好事上癮。

  老奶奶:這要換了別人啊,撞完我早跑了。

  郝建:大媽呀,你這是摔懵了呀,而且懵的很突然吶,你是自己摔倒的,啊!你摔倒的時候我還離你十米開外呢。你看那是我自行車,鐵證如山。

  老奶奶:哎呀,車圈都瓢成那樣了,弄了半天我是從那邊飛過來的那我還能搶救的過來嗎?

  郝建:哎呀媽呀,這確實太像事故現場了,但大媽不是你想象的那樣啊,那車是追尾追的。

  老奶奶:哎呀,我的尾椎呀!

  郝建:我說的是追尾追的,不是追尾椎了,我說的是保險桿,你說的是尾巴根啊

  老奶奶:完了,大過年的,尾巴根還撞碎了,行吧,碎碎平安吧!

  郝建:我是說大媽啊!您好好回憶一下真的沒人撞您。

  老奶奶:沒人撞我飛出十多米呀。那你要撞了我,我現在都出國了唄。

  郝建:不是大媽你啥身份呢,您出國還能免簽呢是咋的,再說你沒飛出十米去。

  老奶奶:我飛幾米呀,你還較那三米兩米的真有意義嗎?

  郝建:行啊,大媽,咱不掰扯啊,咱看圖說話。好在現在大街小巷都安裝了攝像,頭呢?完了,頭沒了!這再糾纏下去就沒頭了。我這跳進黃河也洗不清了我。

  老奶奶:怎么的,你還想走啊?

  郝建:走肯定是不趕趟了,我得跑啦!

  路人A:媳婦,我馬上到家了啊,別著急啊!等等我看見有個老太太摔倒在大馬路上也沒個人來扶一把,你說現在這社會風氣怎么就成這樣了?別人不管我管,大媽,您別動啊,我馬上發條微博好好譴責一下這種行為。讓爸媽都轉都評論。媳婦,記得給我點贊哦!哎呀這老太太摔的,老慘了喲!

  郝建:慘你不扶一把,來,大媽,咱先坐起來啊!大媽,我呢,馬上送您上醫院。但是我求求您了,您幫我證明一下,您就說我是個無辜的路人,好不好?

  老奶奶:好!

  郝建:這就對了嘛,我是好人郝建,就在剛才我拎著我的自行車在前面肆無忌憚地走著,也不知怎么后面就突然多了個老太太,我放下一切顧慮毫不猶豫地上前去扶她。到你了!收點下巴,顯瘦。

  老奶奶:我是個無辜的路人,無辜的被你給撞倒了,完了你還要跑啊!

  郝建:大媽,你這么頑皮,你家里人知道嗎?

  老奶奶:跟我來這套。

  郝建:行了,別哼哼了啊,你贏了。你呢,現在就是當局者迷糊了,我陪你一起等個明白事理的人,給咱評評這理兒。來吧,大媽別凍壞了,我把大衣給您披上,暖和吧,劉德華同款的還能不能感覺到冷冷的冰雨在胡亂地拍了。

  老奶奶:良心發現了吧。

  郝建:大哥!

  路人B:怎么了小伙子?

  郝建:這有個老太太。

  路人B:你撞的?

  郝建:真不是啊。

  路人B:快跑,我扶過仨!

  郝建:結果呢?

  路人B:這么跟你說吧,哥以前開的是大奔!

??? 郝建:大媽,我簡單地介紹一下我家里的情況。這么說吧,小偷到我家都是含著眼淚走的,逢年過節還得給我扔兩袋米呢,你明白我意思沒?那咱這樣啊。咱們娘倆呢,一起分享幾則寓言小故事,故事的名字分別是《東郭先生與狼》、《呂洞賓與狗》、《農夫與蛇》、《郝建與老太太》。這幾個故事分別講的是什么呢?我從頭到尾依次地給你講講,說從前呢有個叫東郭的先生,有一天他騎著自己那頭驢,在那噶噠噶噠,騎了一臉大疙瘩呀,  完了呢,就遇著一個快要死了的狼,這個狼呢。

  老奶奶:太磨嘰了,要扶你就扶,不扶你就走,你給好人騰個地兒,我就當你沒撞過我,行了吧,你走吧,去吧去吧,逃逸去吧!

  郝建:我怎么還成逃逸的了呢,老這么說話咱們以后還能不能一起玩耍了?

  老奶奶:你走不走?

  郝建:我不走。

  老奶奶:你走不走?

  郝建:我走我就成逃逸的了。

  老奶奶:你不走是吧?好,我走!

  郝建:我說大媽,你這是要上哪兒炸碉堡去呀你這是怎么還就說不明白了呢?我好比現在就是那個東郭先生,完了我把狼救了回頭狼還要吃了。你說那狼是不是挺沒禮貌的?

  老奶奶:我才聽明白呀!你擱這兒指桑罵槐的,我一老太太擱這兒趴半天了,你以為我趴活兒呢?說誰是蛇?誰是狗?誰是狼罵誰好賤呢,你才好賤呢?

  郝建:郝建那名兒是我媽起早貪黑給我起的,到你這兒怎么還成臟話了呢?

  老奶奶:你把我撞倒了,哪怕說聲對不起呢?不僅不不道歉,還反咬我一口,告訴你,你今天呢就別想走了。這呀,就是證據呀,我今天就是豁出命,也要和這種社會不良現象斗爭到底。

  郝建:你是怎么挪過去的呀?不,大媽,你沒事了?

  老奶奶:我,被你氣得呀!

  郝建:這氣人還能治病呢?那我這是氣功啊。

  老奶奶:我今天非得找個人來給我評評理呀,來人吶,來人!

  警察:大媽,什么情況啊?

  老奶奶:救星啊,剛才呀,他,你怎么還倒了呢?

  警察:大媽你這騎得也太快了,這車圈都瓢成這樣了,你飚車了?

  老奶奶:我,我!

  警察:你看你把人給撞的?

  老奶奶:他不是我撞的呀。

  警察:大媽呀,這車在這兒放著呢,人擱這兒躺著呢?事故現場太清晰了。

  老奶奶:那不是我的自行車啊,不是我的自行車。

  郝建:你老伴的自行車,你也沒蹬那么快呀,我這是耽誤你起飛了呀?

  老奶奶:他呀,我剛才。

  警察:大媽呀,別激動啊,我來處理。來來來來來,同志啊,這個沒摔壞吧?疼不疼啊?

  郝建:哎呀,我這胳膊肘啊!哎呀,我這波棱蓋兒啊!哎呀,我這腰間盤吶!

  警察:都摔壞了?

  郝建:都不疼了。

  警察:都這會兒了,就別用排除法了,真的沒事那看看能不能走走啊?

  郝建:走應該是能走啊,但肯定也得是按表走了。

  老奶奶:你怎么還按表走上了?

  郝建:那車圈都瓢成那樣了!鬧了半天,我是從那邊飛過來的呀,那我還能搶救得過來了嗎?看這樣,我飛出來能有十來米呀!

  老奶奶:你哪飛十米了?

  郝建:那我飛幾米?都這會了,還跟我較那三米兩米的真兒。有意義嗎?

  老奶奶:他說的,全是我的詞兒呀!

  郝建:那玩意兒誰說算誰的呀!

  警察:同志,這樣我先扶你起來啊,來來來,你不追尾那小子嗎?

  郝建:處理我事故那交警!

  老奶奶:完了,他倆還認識。

  警察:來來來,手放下啊,不是,你倆這什么情況啊?

  郝建:警察叔叔,我跟您解釋一下啊,我拎著那車子從您那兒出來啊,在前面走著,大媽突然就倒地上了我好心過去扶一把,大媽就摔懵了,非得以為是我撞的,您就跟大媽解釋一下我那自行車圈兒,是咋瓢的就行了!

  警察:好,明白了,大媽呀,他這個自行車車圈兒,是剛才追尾撞成這樣的,事故就是我處理的。

  老奶奶:不是撞我的嗎?

  警察:大媽呀,警察的話您還不相信嗎?再說了,您都這么大歲數了,他要撞您撞成那樣,那您還能站在這兒說話嗎?

  老奶奶:也是啊,那我是咋倒的呢?

  警察:大媽你看,剛才我那位司機啊,特意回來道了個歉,說當時腦子沒轉過這個彎兒,來讓我把這個錢呢,務必還給這個小伙子,說不能做好事的人心涼!來,拿著!

  郝建:哎呀,不涼了不涼了不涼了!

  警察:人家還多給你一百,讓你拿去修車!

  郝建:哎呀,這不但不涼了,咋還突然有點燒心了呢?

  老奶奶:我想起來了,剛才啊,我剛才跟那擰啊擰啊。一個臺階邁空了,完了就摔倒了。

  郝建:終于真相大白了!大媽呀,對不起啊,您別生我氣,我剛才不是有意要氣你的,我是實在是沒辦法了,才給你演了遍回放啊!

  老奶奶:孩子,大媽這么誤會你,你都沒走,還要扶大媽,好樣的!

  郝建:大媽,這人倒了咱不扶,那人心不就倒了嗎?人心要是倒了,咱想扶都扶不起來了!走,大媽,咱們上醫院,坐我車。

  老奶奶:不用,不用你的錢,大媽有醫保。臭小子,挺賊啊,咣當一下躺地上,你還按表走上了。

  郝建:我心眼兒多多呀,我都沒轉呢,我尋思我這速度,要轉起來還不得自燃了啊!

編輯:竇春泉

微信掃一掃,關注岑溪新聞網訂閱號

網友評論